学科制度化发展逻辑 - 教育本质是什么

记者 天堂网av


在新的知识生产模式下,学科制度化的不合理因素必须加以改造,以利于科学的发展和知识效能的合理发挥。

制度的一般意义是指要求大家共同遵守的办事规程或行动准则。学科制度作为19世纪人类文明发展的显著成果,在知识生产和科学发展领域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它规划了学科建设的明确目标和具体发展指标,在制度化的过程中通过建立、培养从事知识生产的个人和组织机构,形成学术共同体,保障学科学术研究的核心力量延续;提供了相应的知识生产场所、空间和环境,不断争取本学科的国家及社会资源,获得学术生产的支持经费;构建知识生产和传播的有效路径与重要渠道,通过学科知识与学科规范培训完成学科的传承,由此不断促进各学科的蓬勃发展,繁荣科学知识体系。

学科制度化发展具有双重维度

学科制度的确立是在学科内在规训和外部社会条件形塑下共同实现的,这一过程同时包含着学科内外双重维度的制度化路径。按照美国社会学家华勒斯坦的观点,学科制度包含训练的制度和研究的制度。训练制度的建立,首先要在主要大学里设立一些首席讲座职位,然后再建立一些院系来开设有关课程。定期举行严格的考试,考试结果以分数评定等级。学生要不断进行书写工作,在完成课业后可以取得该学科的学位。在此过程中,现代学科的规训制度和知识权力得以实现。

研究的制度化是创办各学科的专业期刊,按学科建立各种学会和学科分类的图书收藏制度。

自19世纪以来,大学在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方面的功能不断健全,学科的训练制度和研究制度在人员、组织、机构等要素上呈现整合、优化的发展态势,大学教师既承担着科学研究的工作,又要将学科基础理论、方法范式和新知识传授给学生,实现由知识生产到人才培养的一体化发展。在学科制度化发展评价上也更加明确为两个维度:外在的制度化主要包括学科身份及地位的认定、学科学位等级层次,专业人才培养规格和社会资源的占有等指标;内在的制度化主要包括研究基本问题、理论范式、方法范式和学科话语建构等。

学科制度化与去制度化均需审慎思考

学科的制度化和去制度化是近些年在学术制度研究领域争论性较大的议题。制度化的意义在于通过建制形成稳定组织形式,确保学科的合法性和学科传承。去制度化从相反的层面打破稳定,寻求学科创新发展,为学科的特色化和新学科的出现创造了条件。我们需要清晰认识到,从“制度化”到“去制度化”,是有崭新的思路进行知识的分类与专业的设置,还是从一种制度化的状态下脱离出来进入另一种制度化体系。对学科发展问题的反思,不能将学科发展遇到瓶颈、学科建设存在复杂问题等简单归因为学科制度化发展造成的。如果认同去制度化的观点,并按此思维框架行事,有几个现实问题亟待回答,如在现有学术环境中,学科可否真正彻底去制度化?学科脱离制度化的模式后,将以怎样的一种方式存在、评价和发展?是否有一种全新模式取而代之?

编辑:教育本质是什么

审核:天堂网av

2019年12月11日 免费久久狼人香蕉网

最新更新